您的位置首頁  財經資訊  觀察

票价比电影票还便宜 長沙小剧场满座却不赚钱

  • 來源:互聯網
  • |
  • 2016-07-06
  • |
  • 0 条评论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
     原标题:長沙小剧场满座掌声中饿肚子 娛樂之城的消费者真这么抠门吗 

 

201411050917319725.jpg 
    能容纳七八十人的爱剧场内景图。 

    综艺节目火热的長沙,如今话剧也开始“疯狂”:据湖南大剧院相关负责人介绍,11月份,湖南大剧院将有5部话剧上演。即将上演的原创喜剧《老妈正传》,最近两场演出600张门票快要售罄。

    叫好又叫座的话剧演出不断上演,自负盈亏的小剧场,在满座的掌声中,也正经受着行业带来的不可回避的阵痛。

    人氣

    话剧社挤满观众

    今年上半年湖南卫视推出《星剧社》栏目,陆续将《21克拉》、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等12部话剧搬上电视荧屏。由收视率说话的电视台为何有底气推出话剧这样小众的节目?

    “不可否认,这两年長沙本土话剧市场上的戏逐渐多起来,也正在培育粉丝。”果实戏剧工作室相关负责人喻琢成介绍说,長沙除了湖南省话剧团在推话剧作品,有不少引进戏,同时長沙的独立剧团、剧社也在小剧场里做一些演出,高校话剧社也在出新。

    湖南大剧院相关负责人彭星滔介绍,11月份,湖南大剧院将有5部话剧上演,其中本土话剧《老妈正传》、《青瓷》、《掌柜的在吗》、《大嘴巴》就占了4部。截至2014年10月底,湖南大剧院已有将近50场话剧演出,“相较于剧院其他类型的演出,话剧演出情况还是不错,其中仅本土话剧剧目演出场次就占话剧总演出场次的七成左右”。

    据彭星滔介绍,今年4月份至7月份,湖南大剧院联合多个長沙本土戏剧团队推出“话剧季”,13部话剧总共17场演出,長沙本土话剧唱绝对主角,包括省话剧团的《青瓷》、《你是哪个咯》,没想好戏剧工坊的《一夜惊喜》,靠谱儿戏剧工作坊的讽刺喜剧《一票难求》,火苗实验戏剧工作室(虹剧社)的先锋实验剧目《时间简史》等优秀剧目。

    喻琢成去年曾参加上海、广州、武汉、長沙四市的交流。他介绍说,武汉和广州的人口总量以及演出市场都比長沙大,但就独立剧团的发展、活跃度而言,長沙有湖南卫视的《星剧社》、湖南大剧院的话剧季,这些方方面面加起来,广州和武汉的活跃度反倒不敌長沙。

    市场

    市场比武汉和广州还活跃

    由長沙本土靠谱儿戏剧工作坊推出的原创喜剧《老妈正传》将于11月7日、8日在湖南大剧院连演两场,据其主理人付忠良介绍,截至11月4日,两场演出近600张门票快要售罄了。

    说到長沙人对话剧的热情,付忠良回忆,今年靠谱儿戏剧工作坊在世界杯期间推出话剧《壮志雄心》,“话剧票提前销售一空,剧场座位有120个,话剧迷都愿意坐加座。甚至走廊、过道都挤满了人,将近140-150人左右。”

    另一民间剧社——没想好戏剧工坊的制片人李韧称,该工坊今年出品的喜剧《一夜惊喜》,因为接地气,很受星城爱好者欢迎,还走出長沙巡演数场。

    话剧爱好者唐家玥表示,相较于电影来说,话剧属现场演出,能和话剧演员近距离互动,感觉很亲切,就好像故事发生在身边一样。

    付忠良介绍,“靠谱儿戏剧工作坊成立那天团队只有四个人,而今成员已经有三四十个人。短短三年时间,到剧场看话剧的,粗略估计有10000多人次。”

    票价

    票价比电影票还便宜

    记者查阅湖南大剧院官网发现,不少引进话剧票价少则一两百,多的动辄上千块,其中11月5日,由田沁鑫导演带来的话剧《山楂树之恋》,小彩旗、韩东君主演,最高票价达到了1280元一张。

    反观本土话剧小剧场的票价,据话剧爱好者唐家玥介绍,長沙一般在50元到100元左右,基本与普通电影票差不多,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是主要观影群体。

    靠谱儿戏剧工作坊在文艺复兴剧场的一场演出,票价60元、80元不等。付忠良坦言,现在花60元、80元想在外面买个开心真的不容易,看场电影都是80元以上。

    “假使你看场3D、Imax电影,可能还需要补足差价,看场话剧比电影便宜。”面对这样低价路线,李韧也很无奈。

    与此同时,没想好戏剧工坊的爱剧场又是隔周推话剧演出,一星期演出三场 “演出场次减少,收入一个月也相应减少。”李韧说之所以这样考虑是不希望观众有剧目审美疲劳,让他们保有对话剧的新鲜感。1234

    成本

    看起来很火,就是不赚钱

    長沙本土话剧,上座率挺高,点赞的也不少,但剧场老板却都说没赚钱。

    首先是场地租金开销不菲。“如果剧场这个月不演出,那么6000元租金对于靠谱儿戏剧工作坊来说就是一个硬性成本。”付忠良表示。

    “ 所以只有持续不断地推出受欢迎的作品,演出能够有些盈余,前期投入的成本才能消化掉。”喻琢成补充说。

    喻琢成给记者算了笔账,“靠谱儿戏剧工作坊周五到周日晚基本每周保持有3场话剧演出,虽然靠谱儿戏剧的场租一个月将近6000元左右,但是反过来想,一个月只要演够4场,每一场保底有1500元的收入,这个月的场租就回来了。假使在外面租场地,成本往往会更高。”

    李韧表示,除了场地租金,人员成本也带来了不小的压力。“演员在大剧院演出一场,最多才300-400元/人,小剧场演出的话,也就100-200元。”试想一部话剧排下来,演员至少十几二十号人。“除去演出当天的费用,排新戏至少需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,而且平时排练,一天至少也要补贴给演员几十块。”

    尽管如此,独立剧社或是剧团,他们还是会有方法来消除掉部分成本,尽量做到收支持平。

    据了解,J剧场虽然收支难平衡,但剧场的工作人员都有各自的职业,也省去了不少人员成本。

    当记者问及爱剧场到目前是否盈利?李韧表示目前还没达到盈利,算是勉强维持。剧场第一次投资现在还没回本给股东,不过之后也没有追加。某些剧目得到了单个项目的盈利,但有些剧目是亏钱在做的。

    “你可能都想象不到,剧社除了给实习生们发补贴外,他们的主创都是不拿工资的。”李韧称自己除了是剧社制作人,同时也是剧场场长,负责行政以及宣传推广,还有自己的正职工作。创始人俞毅亦是如此,除了平时导演剧目外,还做婚礼主持人。“主创们如果没有正职工作收入做保障,剧场是很难正常运转的。”

    ■记者 潘文秀

    消費習慣的培育

    不是朝夕之功

    很多人说起戏剧和音乐剧,就会想到英国伦敦西区、美国百老汇,而说到娛樂节目,会想到芒果卫视,说起话剧就非北京、上海两地莫属。

    北京、上海是中国目前做话剧最好的地方,两个城市是多少年积累下来的。長沙本土话剧从专业层面来说与北京、上海相比,不论是文化氛围,还是市场运作成熟度,都存在较大差距。比如北京人艺出品的《喜剧的忧伤》,由陈道明主演,给人艺赚了几千万的票房收入。

    话剧行业发展同时还受制于城市人口的总量和规模等因素,而就观众层面而言,首先是人口数量,長沙毕竟是一个二、三线城市。如果長沙有北京、上海那么多的人口,不说能达到同样的水平,至少能做到一半。

    其次是观众的消费习惯,北京现在去剧场看话剧的那些40多岁的观众,很可能他小时候,家里人带着他去看话剧,長沙在文化氛围方面还有差距。

    放眼長沙本土话剧市场,并不成熟,甚至可以说话剧力量和观众都还没有完全准备好。

    要培育市场需要拿出足够优秀的剧目,是一个数量和质量相结合的课题。但是现在在長沙这两方面都是不够的。“现在戏、创作团体都处于参差不齐的状态,话剧市场会有一个自我淘汰的过程,然后留下一些这个领域的精英。”付忠良说现在長沙本土远远没有足够多的高质量产品,可以撑起長沙整个话剧市场。

    “专业度是不够,这是很多剧团和剧社需要努力加强和提升的部分。上海话剧市场经过10多年的培育,如今固定进入剧场看戏的观众大概有30000人左右,任何戏都要去上海演出。”喻琢成坦言。

    但毋庸置疑,话剧还是很有市场潜力的。农大虹剧社唐勇认为,未来还是需要多一些原创话剧剧本;独立戏剧社也要修炼好内功,更加专业化;观众也能因为这些好的剧本、好的观影感受,更多地走进小剧场看话剧。如果说起長沙就想到長沙本土话剧,那时長沙话剧行业就成一定气候了。

    ■记者 潘文秀1234
 
 

    原标题:長沙话剧争夺商业话语权  

 

话剧《掌柜的在吗 》演出现场。

    虽然今年長沙本土话剧的演出越来越多,但由于本土话剧起步较晚,又缺乏成熟的商业运作模式,总体市场情况并不是很乐观。

    仅占总演出份额的15%

    放眼長沙的演出市场,话剧演出市场还是小份额的。据湖南大剧院相关负责人彭星滔介绍,2013年湖南大剧院将近300场左右的演出,其中话剧演出占总演出份额的15%左右。

    “長沙市场的容量只有这么大,毕竟演出市场里面最主要的还是演唱会唱主角,在做演唱会都很勉强的情况下,能够分给话剧的可想而知有多少。”果实戏剧工作室相关负责人喻琢成分析说。

    未完全公司化运营

    喻琢成坦言,就長沙独立戏剧团体而言,还未真正成长为商业戏剧团体。北京、上海的独立戏剧团体,完全是公司化运营,譬如孟京辉导演的蜂巢剧场以及戏剧工作室,工作室成员均是全职。如果長沙目前按照标准化的公司化运营的话,估计收支都难以持平。

    而在没想好戏剧工坊的李韧看来,目前本土话剧养在深闺人未识,“根本没有办法像北京、上海,把广告投入到灯箱、地铁上铺开宣传,仅通过自媒体平台或是网络来宣传话剧作品。以剧社现有实力没有多余资金去全面铺开剧目宣传。”

    小剧场话剧如火如荼的北京、上海,通过票房收入、企业赞助等,已经有了一套成功的运作模式。喻琢成认为,長沙在经济发展水平、人口数量、后备人才等方面,均无法与北京、上海相提并论,要持续发展,还须进一步探索合适的商业运作模式。

    声音

    剧场老板:“每到交租就头疼”

    不低的演出场地租金费用让不少剧社苦不堪言。

    就演出场地而言,一类是租像湖南大剧院、红色剧院等场地,另一类是独立剧团长期租下来的剧场,例如:靠谱儿戏剧工作坊的文艺复兴剧场,以及没想好戏剧工坊的爱剧场,相对来说剧社的运营成本又能稍微降低一些。

    短租:

    一场8000元难承受

    据记者了解,在湖南大剧院演出一场话剧费用并不低。据彭星滔介绍,目前大剧院4楼A厅的单场场租均价在8000元左右,300座位小剧场的硬性成本支出,很多独立剧社是难以承受的。

    李韧告诉记者,2008年到2011年,没想好戏剧工坊就推出了6部话剧,随着演出场次增多,场地租金随之翻番,“当时大剧院4楼A厅从3000元租金涨到6000元左右,红色剧院也从原来的6000元涨到10000元左右。”李韧说这样一来场租硬性成本抬高,演出场地成了很大问题。

    李韧还记得,2011年11月份,没想好戏剧工坊的《斑马@斑马》连演了6场,但租排练场地、演出场地、舞美、排练费用等等,当时成本算下来至少花费5万元左右,因为有相关的广告赞助,收支才勉强持平。

    长租:

    成为硬性成本

    2013年1月25日,没想好戏剧工坊的“爱剧场”开幕,可容纳七八十个观众。据李韧介绍,剧场装修、买设备,前后投入了将近11万元资金。

    交房租是最头疼的事情,“每月水电费,加上租金,将近6000元的开支,可能续签合同房租还要涨个1000多元”,李韧坦言,硬性基础成本支出高,确实给剧场带来了很大的经营压力。

    付忠良说文艺复兴剧场真正独立运营起来并不容易,“到目前为止投入了差不多40万元,而且每月租金加上水电费也将近是6000元开支。”

    据记者了解,位于南门口花园街楼上的J剧场,两三百平方米的场地,租金将近200元/ ,租金费用算下来并不低,一场话剧演下来票价才50元,可容纳100-150人左右,收支不能持平。但剧场在没有剧排练的时候,有一个街舞团排练,来共同分担并不便宜的场地租金费用。

    场地租金问题不仅困扰着長沙的小剧场,北京一些实验小剧场也不例外。“没有赞助,票房也不好,就没有钱支付租金。一涨租金可能就得走人,这个小剧场可能就会消失。”李韧补充说。

   ■记者 潘文秀1234

   最新劇目鏈接

    一、湖南大剧院

    1. 话剧《老妈正传》靠谱儿戏剧工作坊

    演出时间:11月7日/8日晚上8:00

    票价:VIP280元/160元/120元/80元/学生票50元

    2. 田沁鑫导演倾心之作话剧《山楂树之恋》

    演出时间:11月5日/6日晚上8:00 -9:30

    地点:湖南大剧院

    票价:1280元/880元/680元/480元/280元

    二、爱剧场

    地址:芙蓉区五一大道五一新干线8号电梯4楼(近五一路)

    爆笑喜剧《一夜惊喜》

    演出时间:11月11日晚上8:00
 
 

1234
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,並不代表本站觀點,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告知,本站將立刻處理。聯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
熱網推薦更多>>
城市生活 好文章 中小學生作文 珠海熱線 江蘇城市新聞 旅遊城市 海南熱線 瑞洛康兩性網 海天娱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