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首頁  文化資訊  文化

北洋海军已用电灯电话 仍供奉妈祖保平安

  • 來源:互聯網
  • |
  • 2016-07-10
  • |
  • 0 条评论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
103081640.jpg

  今天,按照1比1的比例建造的“定遠”艦複制艦靜靜地停泊在威海港公園東側,桅杆上的龍旗依舊隨風飄揚,但它卻只是景區的招牌。“定遠”艦景區面朝大海,往東不過15分鍾的航程,便是北洋海軍的傷心地——劉公島。120年過去,樯橹早已灰飛煙滅,惟有威海灣的一島一艦訴說著當年往事。

  “定遠”艦複制艦再現了當年北洋海軍的風采:水線以上的幹舷塗刷黑色,主甲板之上的上層建築是白色,桅杆、煙筒則被塗成黃色。對于遊客而言,這種塗裝與現今我國海軍軍艦的海灰色塗裝有很大不同,卻又似曾相識,那是因爲電影《泰坦尼克號》裏就出現過。而對于一百多年前的北洋海軍官兵而言,這種塗裝則是一種先進水平的代表。

  “定遠”艦這種黑白黃三色塗裝被稱爲“維多利亞色彩”,這是英國皇家海軍艦隊的塗裝,也是當時世界海軍的主流塗裝。作爲一支零基礎的海軍,北洋海軍處處以西方先進海軍爲學習的樣板,連塗裝方式也被原封不動地搬了過來。

  120年前的軍歌重見天日

  寶祚延庥萬國歡,

  景星拱極五雲端,

  海波澄碧春輝麗,

  旌節花間集鳳鸾。

  ——《北洋海軍軍歌》

  在位于威海市中心的一間寫字樓裏,海軍史專家陳悅在他的工作室向北京晚報記者展示了這樣一首歌詞。“這就是北洋海軍的軍歌,是由中國的宮廷樂曲改編的。”2012年,陳悅在英國外交檔案中發現了這首歌詞,其上配有五線譜,右下角還有文字說明:這首軍歌的原件被送往英國使館,以便英國海軍在與北洋海軍交往的儀式中使用。

  前段時間,經過作曲家雪野的編排整理後,這首沈寂了120年的北洋海軍軍歌終于重新響起。這首軍歌的發現,讓人震驚于北洋海軍的先進程度和開放程度。可惜的是,曲譜上並沒有作者的信息,北洋海軍軍歌的作詞作曲是誰還是一樁懸案。

  更讓人驚訝的是,要不是曲譜中出現了“海軍”字樣,這首軍歌可能就會被海外尋檔的學者們錯過了。原因也很簡單,因爲這首軍歌的歌詞實在過于平和,像極了太平歌詞。

  而在同時代的日本,海軍軍歌中卻不乏“守護皇國”、“稱霸海洋”等咄咄逼人的詞句。“中國和日本的海軍建設定位不同。”陳悅說,清政府斥重金打造的北洋海軍雖然在亞洲首屈一指,但歸根結底還是防禦型海軍,爲鞏固海防而設,更談不上什麽海權觀念。而日本則恰好相反,它要“開拓萬裏波濤”,它的海軍力量則是要打人的。

  《孫子兵法》雲:“不戰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。”中國的北洋海軍作爲一支武裝力量,最主要的作用並不是戰,而是威懾。然而,這種威懾力量的存在卻讓中國的東鄰日本坐立不安。1886年,“定遠”、“鎮遠”等四艦赴日本長崎檢修,結果極大刺激了日本民衆,引發了日本警察襲擊北洋水兵的長崎事件。自此,日本全國把北洋海軍的“定遠”、“鎮遠”兩艘巨艦視做巨大威脅,枕戈待旦,蠢蠢欲動,一心要消滅北洋海軍。

  然而,清政府卻對鄰國發生的變化缺乏警惕。1894年春,北洋大臣李鴻章最後一次檢閱北洋海軍。看到軍容齊整的北洋海軍,李鴻章志得意滿,爲劉公島的海軍公所題寫了一副對聯:“萬裏天風永靖鯨鲵波浪,三山海日照來龍虎雲雷”。當時,朝鮮局勢危機四伏,整個清政府卻自恃有定、鎮兩艦,海上太平可保。

  幾個月後,1894年9月17日,北洋海軍在大東溝海戰中遭受重創,喪失黃海制海權。1895年2月,北洋海軍被日軍海陸合圍,丁汝昌服毒自盡,威海衛被日軍占領,海軍公所門前寫有李鴻章豪言壯語的對聯也被人摘下。

  北洋海軍已使用電話聯絡

  在今天的威海,除了劉公島和海岸上的幾處炮台,北洋海軍的遺迹幾無可尋。威海市博物館館長邵毅坦言,他們的通史陳列將爲甲午戰爭專門開辟一個展廳,卻因爲沒有實物,只能用圖片填充內容。

  然而鮮爲人知的是,我們今天所使用的語言中,其實早就打上了北洋海軍的烙印。“北洋海軍是當時近代化的一個窗口,代表了當時的高科技,創造了大量的新詞彙。”陳悅說,北洋海軍發明的這些新詞彙,我們至今還在使用。

  甲午戰爭前,北洋海軍已經在使用電話聯絡。當時,電話不叫“電話”,而叫“德律風”。在船上,水手們經常用到老虎鉗、起子、扳手等工具,這些工具的名稱,也都是北洋海軍的發明。就連讓北洋海軍嘗盡了苦頭的魚雷,也是北洋海軍給起的名。“魚雷,顧名思義,像魚一樣在水裏遊的雷。”陳悅說。

  說北洋海軍豐富了漢語詞彙,這並不是臆測。在哈佛燕京圖書館保存的一本“來遠”艦航海日志中,明確記錄了電燈、橡皮等新詞。另外,“工作”、“實事求是”等字眼也出現在了這本航海日志中。北洋海軍甚至還影響了日語。日語中,專指海軍司令“提督”一詞的詞源便是來自北洋海軍提督丁汝昌。

  頗有意思的是,北洋海軍雖然早就用上了電燈電話,另一方面,卻像普通漁民一樣奉媽祖爲神明,虔心供奉。在劉公島上的海軍公所,便有這麽一間屋子,專門用來當做祭祀媽祖之所。這間被叫做“祭祀廳”的屋子正中,供奉著媽祖神像,兩旁則挂有龍旗和紅底黑字的“天上聖母”旗。旗子下方,則是一字排開的北洋海軍艦船模型。北洋海軍將領中多福建人,故用這種方式祈禱艦船平安。

  除此之外,每月十五日及媽祖生日,北洋海軍各艦還要挂“天上聖母”旗。據說,北洋海軍的龍旗大小分五號,“天上聖母”旗也有五號,且都比龍旗要大上一圈。以英國爲學習榜樣的北洋海軍,一面操作著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軍艦,一面卻祈禱媽祖保佑,這樣的畫面頗具穿越感。

  由此也可以看出,北洋海軍雖然是一支近代化的海軍,但近代化程度僅僅停留在了表面,即使西方先進海軍經驗學得再認真,其本質依然沒有變。就連進行了三十多年以自強爲口號的洋務運動,也並非真正想把中國變成一個近代化國家。這種穿越感似乎注定了這支海軍的悲劇命運。

  紅酒是船上必備的藥品

  客觀地說,北洋海軍在學習海軍先進經驗方面還是下了一番功夫的。1888年,清政府批准《北洋海軍章程》,北洋海軍正式成軍。在這份章程中,一向趾高氣揚的“老大帝國”在學習世界先進海軍經驗方面放低了身段,學習的內容事無巨細,無論是用人選拔還是獎懲制度,處處都在模仿英國。且不說北洋海軍將領中有多名曾在英國留學,就連丁汝昌每年8400兩銀子的工資標准都是參照英國皇家海軍的工資待遇制定的。

  在北洋海軍的軍艦上,軍官發出各種號令均是用英語。據說,如用中文,是怕水兵們會誤認爲軍官在和他們聊天,沒有威懾力。而用英語發出號令,水兵們一聽不是中文,便知道是命令,會立即去執行。

  在定遠艦複制艦的軍官餐廳,同樣擺放著西式的餐盤和刀叉,即使在百年後的今天,依然不時引來遊客們驚訝的噓聲。海軍史專家陳悅解釋,這正是當時北洋海軍艦上生活的一個真實反映。當時,“日不落帝國”英國的海軍是地球上最強大的海軍力量,因而,以英國爲師的北洋海軍吃西餐也是合情合理,就連北洋海軍使用的餐具也是英國皇家海軍的標配,餐具的品牌叫做韋奇伍德(Wedgwood)。如今,這個品牌依然存在,一只骨瓷咖啡杯的價格就高達數百元人民幣。

  在北洋海軍的菜單中,不僅有牛肉、奶酪、面包,還有紅酒。據說,1892年張弼士在煙台創辦張裕,北洋海軍就是其大客戶,丁汝昌本人也酷愛喝紅酒。

  喝紅酒,並不是北洋海軍貪圖享受,而是爲了預防敗血病。1880年,清政府派出以丁汝昌爲首的代表團赴英國紐卡斯爾接收“超勇”、“揚威”兩艦,途中,三名水勇得了一種怪病,並在短時間內死亡,長眠在紐卡斯爾。根據代表團隨行文案池仲祐的記述,這些水勇得的是“腳氣”,是因爲中國水兵吃米飯的飲食習慣所致。1887年,“來遠”又有兩名水勇“皆患腿腫,不數日上攻于心,本日申酉間相繼而斃。”按照現在的觀點看,奪去水兵生命的“腳氣”其實是敗血病。此後,北洋海軍吸取此教訓,參照西方海軍飲食,訂購了大量紅酒來防治此病。

  北洋海軍是怎麽吃西餐的呢?一份由洋員記錄的“定遠”艦菜單爲我們還原了當時的場景。1888年12月24日,北洋艦隊在澎湖列島停泊。當晚,在北洋艦隊旗艦“定遠”上,舉行了一場盛大的聖誕晚宴。在北洋海軍水雷學堂擔任教習的英國海軍士官查利士·池舍,在自己的回憶錄中記錄下了這場聖誕晚宴的菜單。

  國人眼中的“假洋鬼子”

  中国的海军居然过起了西方的圣诞节,还是在一百多年前!这样的记录让人瞠目结舌,却又不得不承认,北洋海军在当时是一支國際化的军队。在池舍的记录中,还可以看到当时北洋海军与外国海军的一些交流。1889年7月4日,美国独立日,执行任务的北洋海军军舰遇到美国护卫舰“帕劳”(Palos),于是按照海军礼仪挂满旗并鸣21响礼炮。

  1887年,鄧世昌等將領赴英國接“致遠”、“靖遠”等四艦回國,途經位于馬六甲海峽的柔佛(今馬來西亞),北洋海軍的英國教習琅威理致辭後,由鄧世昌翻譯成中文。時任中國駐英使館館員的余思诒在日記中寫道:“查戰船諸公均深識英文英語,或曾在歐洲肄業,經已在院彙考有名,或則在天津水師學堂及福州船政局等處學習出身,故不惟深識西國文字語言,且于駕駛戎機均無不習之純熟也。”余思诒興奮地寫道:“蓋天下之事,若能苦學,何患其志之不成!”至于新增四艘軍艦的北洋海軍,全軍上下更是群情激昂,他們天真地認爲,自強之夢在他們這代人身上要實現了。

  而在大海彼岸,明治維新後的日本同樣也在下大力氣學習海軍,並同樣以英國爲師。比北洋海軍更激進的是,日本人嫌西化不徹底,甚至連海軍兵學校宿舍用的磚都是從英國運來。

  反观中国,在当时的社會大背景下,北洋海军这支四五千人的小军队却被视作异数。在当时中国人眼里,一群吃西餐、说英语、拿高薪,却保留着长长发辫的新式海军,无异于“假洋鬼子”。在北洋海军英国教习池舍的日记中,可以看出社會主流对于近代化新生事物的态度:“新建的铁路发生了事故,而中国只有从大沽到天津的一条铁路,死了20个人,皇帝下旨将其拆除,并不再修建更多的铁路。这就是中国如何鼓励发展的。她永远也不会像日本一样。”

  在威海衛不遠的文登、榮成等地,雖然報名北洋海軍練勇的漁民非常踴躍,但這些漁民的想法卻很實際:挑上練勇,家裏就能吃上肉了。在朝中,視北洋海軍爲眼中釘的人更不在少數,不識洋務的翁同龢當上戶部尚書後,于1891年奏請“停購外洋船械三年”,北洋海軍在世界海軍競爭的大潮中落伍,並種下了日後甲午戰敗的惡果。

  最終,在威海衛之戰中,北洋海軍全軍覆滅。“定遠”管帶劉步蟾、“鎮遠”代理管帶楊用霖自殺殉國,完成了學習英國海軍“艦在人在”理念的最後一課。

  讀史

  1875年

  清政府命李鴻章創設北洋水師,每年下撥400萬兩白銀用以訓練官兵,購置軍艦。

  1880年

  由于清廷內部政治鬥爭、高層好惡等原因,1888年以後北洋艦隊經費大幅減少,到了1890年海軍裝備更新被迫徹底終止。而時爲海軍技術突飛猛進之時,日本通過兩次海軍擴張案迅速崛起。至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時,北洋艦隊原有戰艦無論航速、射速,皆落後于日本。

  1894年初夏

  日本挑起旨在侵略朝鮮和中國的甲午戰爭。1894年9月17日,北洋海軍主力與日本聯合艦隊主力在鴨綠江口海域遭遇,爆發了中日海軍的首次決戰,史稱黃海大東溝海戰。

  1895年4月28日

  光緒帝頒布上谕將大批海軍軍官革職查辦。三個月後,北洋海軍各級職務從建制上被正式取消。
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,並不代表本站觀點,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告知,本站將立刻處理。聯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
熱網推薦更多>>
南甯熱線 沈陽資訊網 美都生活 江蘇信息網 男性健康 韓國流行網 成都資訊網 長沙热线 南京資訊網